新闻、出版刊物及活动
2017-10-05
國家貿易風險及經濟研究

全球融資市場概覽:債券市場可發揮其“備胎”效應...

全球融資市場概覽:債券市場可發揮其“備胎”效應...

... 在部分亞洲、中歐及拉美國家

  • 2017: 在亞洲金融危機20週年之際,新興國家對不同融資管道的需求日益迫切,而非僅依靠銀行融資
  • 發行債券愈發成為企業融資的“備胎選項”,但國內或海外發債市場的效果卻因應不同國家面對的經濟環境有所不同

 

 

新興國家企業債券融資増勢強勁

自21世紀初期,新興國家的企業債務持續上升,2008年金融海嘯後升勢更大幅加速。總值自2008到2017年間翻了四番,而同時期GDP僅增長25%。新興亞洲是涉及企業債務最多的地區(2016年佔GDP的133%),其中中國佔額最大。 

銀行信貸,尤其是國內銀行發放的信貸依然是企業最普遍的融資來源。但新興國家債券市場的發展步伐正在加速。債券佔企業債務的比例從2008年的14%增加至2016年的20%。總體而言,債券發行對企業及私人均有利,它能增加融資管道的多元化、降低融資成本、增加對小企業貸款的能力,並能鼓勵投資。

 

然而在經濟急劇動盪時期,債券市場對企業融資幫助似乎不大

在銀行信貸收縮時期,比如2008-2009年和後來2015和2016年在新興國家發生的危機,債券融資可以為企業爭取一些機會。科法斯的經濟學家根據18個國家的非金融行業在銀行信貸緊縮時期債券市場增長狀況進行分析,將這些國家分為3個新興國家群體

  • 第1個群體:對泰國、印尼、波蘭、捷克、匈牙利和阿根廷的企業而言,國內債券市場可滿足“備胎”要求。當銀行信貸收縮時,債券市場增長不會被遏止;債券發行增速反而加快,債券佔國內市場的未償債務佔比較大(在捷克超過60%,在泰國為86%)。
  • 第2個群體:在智利、哥倫比亞、墨西哥和土耳其,活躍的海外債券市場可補償國內銀行收緊融資信貸。與第一個群體不同,企業普遍先把國際市場發行的債券作為“備胎”,並為此承擔相應風險(債券以外匯形式發行時會有匯率風險)。
  • 第3個群體:在南非、巴西、馬來西亞和俄羅斯,債券並非銀行信貸的替代品。在這幾個主要新興國家,原材料價格下跌會造成經濟活動的縮減,企業可利用債券借貸維持順週期活動,然而投資者對債券需求則順應下降。當經濟衝擊格外劇烈時,即使在資金流動性相對較高的市場,債券市場對企業融資的幫助不大。

最後,在中國和印度,由於近年未見信貸收縮的情況,所以較難分析債券市場發揮的“備胎”效應。

 

 

Download the publication 

 

  • BENEFITS of diversifying sources of financing in emerging economies
  • INCREASED CORPORATE INDEBTEDNESS since the crisis
  • CORPORATE BOND FINANCING: an advantage in times of crisis?

 

 

 

 

 

 

 

 

 

下載此份新聞稿 : 全球融資市場概覽:債券市場可發揮其“備胎”效應.... (482.81 kB)

聯絡


台灣

李圭之
電話. +886 2 7734 0287
grazia.li@coface.com
 
香港
 
陳佩瑜
電話. +852 2585 9188
patience.chan@coface.com
 
中國大陸
 
程 馳
電話. +86 21 6171 8100
chloe.cheng@coface.com 

回頂端
  • English
  • 简体
  • 繁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