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出版刊物及活动
2021.07.09
国家贸易风险及经济研究

远程工作:虚拟离岸外包的风险和机遇

Remote Work: The Risks and Opportunities of Virtual Offshoring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远程工作已成为一种新常态。虽然我们已逐渐走出这场危机,但这种文化的转变可能促使发达国家的企业以远程工作方式,雇用新兴市场劳动力,以降低劳动力成本。科法斯估计,高收入经济体的远程工作岗位总数约为 1.6 亿,而中低收入经济体的潜在远程工作者人数约为 3.3 亿。另外,科法斯还估计,即使只离岸外包四分之一的远程工作,法国企业也将能节省 7% 的劳动力成本。

这种潜在的虚拟工作转移可能成为新兴经济体发展的支柱。为确定这一趋势的受益者,科法斯基于人力资本、劳动力成本竞争力、数字基础设施和商业环境者四个关键标准,创建了一个指标。东南亚地区凭借巨大的潜力脱颖而出,尤其是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巴西和波兰等其他大型新兴经济体也有着相同的特点。

然而,虚拟离岸外包可能会在成熟经济体的劳动力中造成经济焦虑,并引发政治风险。

 

虚拟离岸外包的吸引力

过去几十年中,工业活动的离岸外包和全球供应链的崛起是企业生产力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之一。然而,多年来生产力和生产效率的增长幅度却一直在不断下降。

为持续提高竞争力和降低成本,企业可能会将其他服务和知识密集型活动转移到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国家/地区, 就像过去的 IT 服务和电话服务中心。科法斯估计,即使只离岸外包四分之一的远程工作,法国企业也将能节省 7% 的劳动力成本。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 在 2020 年第二季度的第一次封锁期间,欧洲近 40% 的劳动力开始经常性地进行远程办公。这些劳动力的生产力令人惊喜,因此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对虚拟劳动力部分全球化产生兴趣。在美国, 愿意雇用海外全职远程工作者的企业比例从疫情之前的 12% 跃升至 36%。

 

有多少工作可以远程进行?有多少工作可以离岸外包?

一个经济体越依赖知识密集型的服务活动,该经济体中可远程工作的劳动力就越多。2020 年 10 月对美国劳动力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 62% 有大学学历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工作可以远程完成。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的数据, 新兴市场中仅有 13% 的工作可以远程进行,而发达国家则为 27% 。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工作都适合虚拟离岸外包。很多工作有时需要现场办公,与客户面对面接触,或充分了解当地文化。

对富裕国家/地区而言,虚拟离岸外包可能引发政治风险,就像非工业化导致民粹主义。全球竞争的压力会在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力中引发经济焦虑,加剧政治两级分化。

對富裕國家/地區而言,虛擬離岸外包可能引發政治風險,就像非工業化導致民粹主義。全球競爭的壓力會在受過高等教育的勞動力中引發經濟焦慮,加劇政治兩級分化。

最后,在吸引虚拟离岸外包投资方面,一些新兴市场比其他国家/地区更有优势。为确定这一趋势的受益者,科法斯基于人力资本、劳动力成本竞争力、数字基础设施和商业环境者四个关键标准,创建了一个指标。印度、印度尼西亚或巴西等国家/地区拥有大量潜在的远程工作者,而且劳动力成本极低。还有一些国家/地区(如波兰)拥有良好的商业环境和强大的数字基础设施。虽然从理论上讲,中国和俄罗斯是虚拟离岸外包的理想目的地, 但与西方之间日益加剧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网络安全问题将是一个重大阻碍。

 

Download our full study here

 

 

 

 

 

 

 

 

 

 

 

下载本新闻稿 : 远程工作:虚拟离岸外包的风险和机遇 (688.83 kB)

联系


中国大陆

程 驰
电话. +86 21 6171 8100
chloe.cheng@coface.com
 
中国香港
 
翟继志
电话. +852 2585 9188
leo.chak@coface.com
 
 
中国台湾
 
李圭之
电话. +886 2 7734 0287
grazia.li@coface.com

顶部
  • English
  • 简体
  • 繁體